荔枝的博客

我也看了《你的名字。》

我在路边站着,面前停着一辆车,朋友坐在车上弹着吉他,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在唱歌。女孩是在唱歌没错,但是我只能看得到她的嘴唇在动,脸上带着微笑,伴随着吉他声在唱一首欢乐的歌。我晃了晃脑袋,又往前走了几步,想听清楚她在唱什么,但是我的耳朵里仍然只有欢快的吉他声。忽然,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一开始很细,慢慢变大,然后我听清楚了,那不是歌声,是有虫子在煽动翅膀的声音,嗡嗡作响,声音越来越密,在我耳边绕来绕去。我不胜其扰,眼前的画面也变得模糊……

我就这样在清晨被一只虫子从梦中吵醒了。伸了伸懒腰,翻了个身,有一搭没一搭的回想昨晚的梦,然而只能记起醒来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以及之前几个模糊的画面,再努力回想,却只剩最后一个画面了。

我顿时对《你的名字。》中男女主角不记得彼此的名字这一个设定感同身受,如果彼此的身体交换就像一场梦,那梦里无论一切是多么的真实,只要梦一醒,记忆便会迅速流失,有时候甚至会忘记所有的情节,更不要提名字了。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每天做的梦其实都是在与平行时空的另一位交换身体,醒来之后的你又能记得多少事情呢?

期望落空

自从八月《你的名字。》在日本上映之后,我就开始持续关注这部反响热烈的新海诚导演新作。我是一个对电影画质有着强迫症般要求的人,即使是在电脑上看电影,也是一定要看 1080P 版本的,因此在网络上泄露出 480P 版本的时候我并没有着急下载。在得知电影即将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我更是坚定了「这么好的电影一定要留在电影院看」的想法。这期间《你的名字。》被各方合力宣传成一部「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看」的电影,而 B 站也趁机做了一次bilibili 请你看电影的活动,我有幸抢到了一张票,当然是和哥们配对的……

去看电影的头一天晚上,在微博我关注的人里搜索电影名字,看到好几位都发微博说自己看哭了。我想像我这种泪点低的人应该也会感动到流泪吧,于是满怀期待的睡了。第二天看电影的时候一边看一边对着朋友吐槽,朋友之前看过盗版,所以也会时不时提醒我「这里注意了」之类的。一直到电影结束,灯光亮起,我也没有一丝流泪的冲动。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总感觉很不是滋味,就好像你觉得鼻子痒,对着太阳看了半天,眼睛都看酸了可还是打不出喷嚏一样。

细节

于是当天晚上我就买了第二天的票,去电影院二刷。不得不说第一遍实在看得不仔细,二刷的时候注意到了大量的细节。

电影开头就点明设定:“早晨醒来总会忘记做过的梦,总觉得有什么在流失”。

影片中不停出现的那一句“泷,泷,你还记得我吗”应该全部都是来自于三年前那次电车上见面的回忆。

一开始穿越没穿 bra,后来换了睡衣,穿上了 bra。

泷穿越过去一般都是扎单马尾。

奶奶也有红色头绳。

奶奶因为反感三叶的爸爸,拔掉收音机电源。

电影中多次出现开门关门作为画面转场。

Tasokare Tasogare 黄昏之时,不是白天也不是夜晚,世界变得模糊,可以看到非人之物。

在老师讲“黄昏之时”的词源是“他是谁”的时候,这时候三叶正好在翻看本子上写的“你是谁”。

吃便当的时候早耶香提到“那个仪式”,指的是口嚼酒的仪式。

敕使应该是喜欢三叶的,从他以肯定的语气说神会喜欢口嚼酒可以看出来。

三叶第一次交换之后走出门,画面是东京的车流和电车,配乐有点像《城市:天际线》的背景音乐。

三叶睡觉之前,画面一闪,回想起本子上的“你是谁”,就写了自己的名字,所以这里有个疑点,一种解释是交换不是同时进行的。

泷说到,交换之后的记忆醒来之后会越来越模糊。

相隔三年,虽然日期相同但是星期几是不同的,所以泷穿越过去以为要上课穿了制服。

在去供奉口嚼酒的路上,奶奶说“米,水,酒,也是产灵”。

回来的路上再一次遇到黄昏之时,这时奶奶可能察觉到了什么,问泷说“你是在做梦吗”,另外奶奶本来年轻的时候就有过同样的体验。

参观“乡愁”摄影展的时候除了“飞驒”,侧边墙上还写着“山岳”,所以后来泷在搜索照片的时候关键词是“飞驒 山岳”。

泷给三叶打电话和三叶去东京找泷的时候打电话的是同一个地方。

去东京回来之后,三叶心情很低落,所以剪了头发。

泷打电话,没人接,挂掉电话之后,给了一个铁丝网后的月亮的画面,暗示彗星撞击了小镇,这个画面后来也出现了几次。

女主第一次穿越过去的时候,手上没有戴绳结。

泷、前辈、司一起去飞驒找三叶之行,拍照的吉祥物名字叫“飞驒牛”,泷穿的衣服上有“Half Moon”字样,和影片后面天空和半月的画面相互呼应。

前辈之前是喜欢泷的,可能为了泷戒掉了烟,后来察觉到泷喜欢上了别人,又开始抽烟了。

在知道小镇已经在三年前被陨石撞击,而三叶也已经死了的时候,泷开始怀疑是否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晚上泷和前辈谈到了绳结,想起了神体,说“不,那不是梦”。当天晚上梦里想起三年前三叶来找自己,耳边响起当时三叶叫自己名字的声音,第二天早上一个人去找神体。

奶奶说自己小时候也做过类似的梦,可见宫水家族的使命就是通过和彗星撞击镇子之后时代的人交换身体拯救小镇的人们,而泷在神体滑倒看到天花板上的图案,穿越的时候看到的三叶的前半生,应该是神体告诉他的。

2013 年 Google 的 Logo 还没有改版。

在三人研究拯救小镇的方案的时候,画面给到墙上的天文部、无线部、考古部“废部”。

穿越过去的泷去找三叶父亲的时候,父亲说“宫水家的人喜欢说瞎话”“你不是三叶,你是谁”,验证了双叶也经历过类似交换身体的事情。

站在三叶的视角,如果成功改变世界线之后,其实三叶是不会带有后面的记忆的。也不会有开头穿着和服站在草地上看彗星的回忆,这里存疑。

两人黄昏之时见面的时候是在 2013 年,背景只有一个湖,黄昏时刻结束,笔掉在地上,这个时候泷回到了 2016 年,背景有两个湖。

黄昏时刻结束,在两人视角来看相当于梦醒,所以泷和三叶竭尽全力想要记住名字,但还是很快的遗忘了彼此的姓名。

前面敕使和三叶的父亲喝酒的时候敕使的父亲说“放心,门入、坂上那边的票也是你的”,后面早耶香的广播中就有“门入地区、坂上地区”。

三叶的灵魂回到自己的身体,第二次去找父亲的时候可以看到奶奶也过去了,她一开始说“这种话没人会相信”,后来可能是回忆起了什么,又看到彗星确实分裂开了,于是去找三叶的父亲。

哦对了,彗星撞击点是三叶的家。

在彗星分裂之后有几个画面是早耶香和敕使分别用力摇晃着身边的人,其中敕使父亲的表情十分慌张,也为后来大家成功撤离无人伤亡埋下了伏笔。

醒来之后世界线变了,关于一起去寻找三叶的回忆也彻底丧失了,后来前辈说感觉自己好像忘了很多的事,泷说可能大家吵了一架,自己在山上独自度过了一夜。

前辈来找泷的时候,脖子上戴着项链,手上戴着戒指,还有一点是,在咖啡厅谈论找工作的时候,司的左手无名指也有戒指,至于是否前辈和司结婚,不得而知。

结尾画面闪过,分别是司在花店,前辈扔垃圾,敕使和女友看中介公告栏,四叶在教室,还有吃东西的女孩和便利店售货员不确定是谁。背景音乐歌词是 a bit more,让我想起秒五的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结尾二人在楼梯(是叫楼梯吧)见面,之所以不敢直接相认,是因为彼此的交换经历就像已经遗忘的梦境一样,所以只觉得面容似曾相识,但是不知道为何,另外不确定是否梦境真的只是是梦境还是身体交换。

(待续…)